Menu
header photo

五柳村导读

Blog Search

Blog Archive

Comments

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.

荣剑:国家的面相——右派很帅,左派很丑?

February 4, 2018

2018年2月3日下午,荣剑先生发出一推文称:“我的公号——大话闲潭,昨天发表《国家的面相——右派很帅,左派很丑》,很快进入刷屏状态,几个小时阅读量即达5万+,随后被删,接着公号被封,这是我第五个公号被封。现在推出余地先生的微博版,敬请关注。”本来对以貌识人,认为不过是戏谑直言,并未当真,想不到有司如此关注。尤其是又见余地先生 !马上想起他录存的许章潤教授演讲文字稿,初以为能存在下去,没有下载转发,结果不到一天就消失了。吸取这个教训,便赶快转录过来。——五柳村编者,2018-02-04

本文提到的“孔”(左)与“贺”(补充)

 

荣剑:国家的面相——右派很帅,左派很丑?

余地先生 2018-02-03 11:46:06 阅读数:29191

​​昨天微信朋友圈盛传两位美国学者的一项研究:外貌较佳的人立场通常偏右,外貌欠佳的人立场通常偏左。我不能确认这项研究是否真实,但我可以确认的是,以目前在中国比较知名的左右人士为例,他们的确在相貌上差距甚大。比如司马孔戴几位左翼人士,和贺卫方教授许章润教授张千帆教授相比,颜值真不在一个等级上。不说歪瓜裂枣和高大帅这类修辞对比,就拿陈佩斯和朱时茂演的小品说事吧,谁做导演,都会把司马孔*戴这几位派去演陈佩斯那类的角色,而贺许张教授,即使穿上坏人的服装,那也是朱时茂说的,怎么看也是一个地下党员吧。这是没办法的事,长期的电影叙事养成了观众的一个审美习惯,好人就是高大帅,坏人多半歪瓜裂枣。

为何帅哥偏右、丑汉偏左?从科学上讲有无道理?报纸上没有详细披露美国学者的相关研究数据。从日常的经验上判断,大凡内心阴暗、斗争欲强、成天算计的人,脸上难有正常的神色,脸部肌肉紧张,时间久了会大概率造成五官扭曲。大凡内心阳光、心地善良、待人宽容的人,神色坦然,肌肉放松,慈眉善目,必是五官和谐好看。中国有句老话说相由心生,堪称精辟。而我有一个进一步观察,相由心生,大致定于四五十岁,因为脸部肌肉构成自三十而立之后,由心主导,经一二十年的喜怒哀乐积淀,由“容”定型为“相”。有天生容貌丑陋者,因心地善良而有慈祥之相,亦有相貌堂堂者,因心术不正而面露凶相。那位司马兄,年轻是不丑,年过五十后,面相越来越不善了,可为例证。

左右为政治立场之分,就中国而言,左派长期主张阶级斗争,内心充满仇恨,不是今天要消灭这个,就是明天要专政那个,在网上看左派言论,都是气势汹汹,对不同意见者,必欲置死地而后快。如此心境,面相岂会友善?!而右派大都是自由主义者,崇尚理性,主张宽容,提倡宪政,不搞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,有事好好商量,誓死捍卫不同意见者的说话权利。这种心态,怎么可能表现出凶神恶煞的样子?!所以说,帅哥偏右,丑汉偏左,不是天生的自然现象,而是在不同的政治文化熏陶下所产生的社会现象。美的文化养育美的心灵,美的心灵养育美的形象,这是相由心生的社会学解释。

朋友杨百揆发来一个帖子,对左右之分做了一个说明,我以为很到位,现引述在此:“左”在汉语、英语中都含贬义。在汉语中,“左”有“偏”、“邪”、“不正常”、“错”和“(向)下”的含义,如“左脾气”、“左嗓子(儿)”、“旁门左道”、“想左了”、“左迁”(降职);英语left(左)与汉语类似,有“不诚恳”、“笨拙”、“含恶意”的意思。“右”在汉语中则含有褒义,有“尊”、“上”和“崇尚”的意思,如“无出其右”、“右文”;英语right(右)更完全是褒义词,意为:真实、正确、正义、正当、好的、健全的、权利等。语言是从实际生活中产生的,“左”就是不好,“右”就是好,是人们从生活中总结出来的。相貌都能反映出这一点。

从相由心生可以进一步引申出一个话题,我谓之“国家的面相”。2014年我首次赴日访学,在参观考察时注意到一个现象,日本明治维新期间涌现出来的一大批精英人物,从服饰到面相再到精神气质,高度欧化,包括明治天皇,从装束打扮到行为举止,也完全是一个欧洲范,和传统的日本人物风格已相去甚远。可以这么说,自福泽谕吉主张脱亚入欧以来,日本的精英集团不仅改造了国家制度,而且重塑了国家形象,他们本身的形象成了日本民族的表率。

甲午一战,中国失败,李鸿章去日本和伊藤博文谈判议和,两人坐在一起,精神气质真是大相径庭。李鸿章暮气沉沉,体现不出一个国家生气勃勃的气象,而伊藤博文气宇轩昂,目光如炬,令人生畏。从这两个人的不同面相中,体现出的是中日两国不同的国家形象,中国作为一个老大帝国的衰败之相在李鸿章的面相上尽显无遗,而伊藤博文满脸写满了他的国家自信。现在看到这些历史照片,不能不感慨,一个国家的败相其实是写在了每一个国民的脸上,国家制度的丑陋,势必造成猥琐的国民形象。

晚清为衰世,现在是盛世,国家之面相是不是大有改观?从妄自菲薄到妄自尊大,是不是国家自信的体现?在大国崛起和民族复兴的时刻,是以理性、平和、刚毅、冷静、宽容的面貌出现,还是以狂妄、自大、矫饰、好斗、虚伪的面相示人,呈现的是不同的国家形象,最后肯定会落实在每一个官人和国人的脸上。中国新闻周刊出过一个封面报道:粗鄙的时代,照片配的是迎面走来的一支拆迁队伍,为首的那位头领,集合着多重身份元素:粗鲁、盲信、暴力、暴富、野蛮、征服、愚昧,均写在这伙人的脸上,这是一个时代的隐喻或国家面相的象征?令人思索。

再回到右帅左丑这个话题,前几天我写了几篇文章,批评周新城教授的消灭私有制论,也评论朝鲜问题,谁知引来一位名叫“千钧棒”的左客文章,字里行间都是杀气腾腾,充满文革语调,非将我打倒不可,再踩上一只脚,让我永世不得翻身。有朋友转来此人的文章,我回复说,这人就是一个懦夫,连真名都不敢署,心地猥琐不堪,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人样!

每天都记着仇恨和斗争的人,一定是最丑陋的人!​​​​

Go Back

Comment